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历史的尘埃 第八章 拳头和头脑

发布时间:2020-01-17 03:34:49

历史的尘埃 第八章 拳头和头脑

前国王布朗和宰相大人罗司可的尸体没有运走,像两堆破烂一样堆在墙边。会议重新开始。还把除了五大部族以外的其他部族首领也请来了。

蜥蜴人族长是和泰泽亲王一起进来的,也和其他部族首领一起坐在了会议桌前。昏迷了的哈里族首领被抬走了,接替他参加会议的是他儿子,布朗国王的表弟。当国王表弟刚被抓来被告知王位已经更替的时候还怒吼着:“这是篡位。”但是一看到布朗和罗司可的尸体后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那些后面进来的部族首领看到那两具尸体之后也大惊失色。不过他们并不是害怕这两具尸体,而是想到了这两具尸体后面的那位阴影贤者。不过格鲁的解释随即把他们的惊恐变作了惊疑不定和畏怖。他手里扔着那块阴影贤者挂在头颈上的信物,淡淡地对所有人丢下一句:“放心。我保证他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带着一背的目光走出了大殿。

泰泽也直接从亲王变作了国王。因为是非常时期,再加上他也是现在王室唯一的男性合法继承者,所以即便没有举行什么正规的仪式,作风原本就粗豪的泰塔利亚部族首领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当然,他们没有任何意见的原因也许并不只是因为这些。墙角落里那两具尸体的说服力确实非常充足。

“也许你们会有人在心里认为我是让外人来干涉泰塔利亚的事务,是卖国。我知道这是所有泰塔利亚人最厌恶痛恨的事。但是我想诸位心里也明白,如果是让我哥哥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对泰塔利亚意味着什么。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以。”泰泽对着诸位部族首领侃侃而谈,虽然他的长相看起来确实丑陋,甚至有些滑稽,但是举手投足一言一词从容不迫,平淡而容易让人接受,同时又隐隐约约有让人无法拒绝的味道。这种散发出的气质和气度确实是才是身为一个领导者所必须的。“而格鲁将军只是受我之邀来帮我一下而已。他立刻就会离开,而且欧福以后也根本不会干涉泰塔利亚的任何事务。所以请大家接受我这个比较极端的做法。”

除了哈里族以外,所有首领们都微微点头表示接受,不少人脸上还有微笑,和哈里族首领之子脸上的哭丧像对比鲜明。国王换位,一向飞扬跋扈的哈里族的地位自然也跟着要直落千丈,那些原本由他们垄断了的利益就跟着会分摊出来。即便确实是极端的做法,但是在这样得人心的具体措施下立刻也显得平和亲善。而且事实上泰泽国王确实也要比他哥哥更能干上十倍,确实更适合这个位置。

新国王泰泽接着说:“现在我召开这个会议是想和诸位商讨一件事。我准备让泰塔利亚和欧福接成同盟。不论大家是否要把这个决定和格鲁将军对我的帮助联系到一起,都请想想,欧福给我们泰塔利亚带来的好处。”

一个部族首领立刻说:“只是欧福成立后的这段时间里,因为贸易活跃起来的关系我们族里仅皮毛的收入就增加了一倍。”

另一个部族首领也点头说:“矿石的销路也变好了。因为到欧福的运输方面便捷,我们大可以直接把货供应给其他国家的商人。少了中间的环节,赚的金币也更多了。”

“有了欧福作中转,不用再向埃拉西亚偷偷摸摸的走私,可以光明正大地狠狠地赚埃拉西亚那些狗娘养的混蛋的金币。”

“而且我们是离欧福最近的一个国家。欧福发展的速度真他妈的快,比我家院子里那些杂草还快。”

部族首领们纷纷点头。说起和金币有关的话总是容易让人高兴的。

“但是现在埃拉西亚也停止和欧福的交易了啊。”首领中年纪最大的一个老者开口了,他说话慢吞吞的,口齿也不清,但是很明显头脑的思路却很清晰。他的话说出了所有人心中的顾忌。“大家也都知道,欧福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虽然我要承认我们在欧福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是以后还会这样的好处吗。更进一步来说,我们有必要为了它而去得罪其他信教国吗?”

又有不少首领点头赞同。这是事实。国家结盟不像小孩子交往一样感恩戴德就可以,考虑的是利益。

泰泽国王对老者缓缓点了点头,说:“特洛沙族长您说得也不错。但是依照我的眼光来看,欧福的情况不是不好,而是非常地不好。说得严重一点,甚至可以称之为危险。”

“大家一定还记得,当今教皇马格努斯曾经对欧福表示过不满。而现在据说由于一些人刻意的栽赃陷害,欧福与周围各个信教国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即便塞德洛斯先生无意战争而且还尽力去调解斡旋,但是战争也许不过是迟早的事。”泰泽国王看了看部族首领们,声音越来越沉重。“最新的消息传来,赛来斯特的教皇在前几天召集了几位红衣主教。虽然会议的内容谁也不知道,但是听闻一位红衣主教在事后说,教皇现在对大陆上那些渎神的野兽和异教徒国家的胡作非为非常不满。然后原本驻守在光辉城堡的数十位圣堂武士和几位圣殿骑士几乎倾巢而出,分散到了各个信教国中。”

首领们一阵骚动。这个消息中烽烟和血腥的气味似乎就在大殿中回荡。有部族首领对泰泽说:“您明明知道现在是这样的情况,那为什么还要和他们结盟?”

“那个教皇的话也许只是就针对欧福而已。虽然我们和埃拉西亚一直有着一些小冲突,但是他们不也一直没真的对我们大举进攻么?”

泰泽国王叹了口气,沉重的神情即使经过那丑陋滑稽的五官也可以让首领们感觉德清清楚楚。“就算他只是针对欧福吧。我想诸位都不是鼠目寸光毫无分辨力的笨蛋。请大家想想,欧福如果真的在周围信教国们的围攻下失陷了,被占领了,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会怎么样?”首领们交头接耳起来。只有特洛沙族长老头想了想,一张老脸抖了几抖。“您是说他们接下来就会对付我们?”

泰泽国王点头。“对。欧福这个蛮荒高地的中央城市的存在价值已经被证实了。而且塞德洛斯带领兽人们已经将欧福建立得如此完善。而且那里的建筑几乎全是岩石所建,无论是怎样的战斗也不可能把欧福完全化作废墟。所以他们胜利后一定会把欧福据为己有。而当蛮荒高地成为了教会的势力范围,那他们会怎么样对付唯一在高地上有领地,而且还离欧福最近的泰塔利亚呢?”

“我们根本不怕那些教会猪,他们要来就让他们来吧。”一个野蛮人部族的首领立刻咆哮起来。“我要像上次那样把那些白袍的猪剥光了活着穿在木桩上。”

“只是这个就足够成为要和我们开战的理由了。”泰泽国王看着这个勇气十足的首领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泰塔利亚民风淳朴勇猛,这个首领堪作代表。“我从来不怀疑我们泰塔利亚的战士的勇气和力量。但是和埃拉西亚对峙了这么多年,想必不用我再详细解释大家都很清楚两国之间的实力差距。只不过是因为大片的沼泽地形让埃拉西亚的军队极不适应,而且泰塔利亚的土地和资源对他们来说并不稀罕,还不值得让他们和我们众多随时可以为保卫家园而牺牲的勇士拼死战斗,所以我们现在还能够坐在这里。而如果当他们发现有必要铲除我们,再联合了其他信教国一起从高地的方向一路攻下…那也许就是我们亡国之时了。”

国王陛下的话音刚落,立刻有咆哮声从首领们的口中冲出:“让那些教会猪做他奶奶的白日梦去吧。我要让胆敢地一个迈进泰塔利亚的教会猪尝尝我的斧头。”

“沼泽之地的勇士们不可能被灭亡的。我们会用最后一滴血来守护我们的家园。”

“我要把那些杂碎的十字架刺进他们的屁眼,然后再逼着他们舔干净。”部族首领们都喧闹起来,几个脾气暴躁把会议桌拍得山响,用所能够想像得出最恶毒的词语咒骂着埃拉西亚和所有信教国。

泰泽国王并没有在意这些粗豪的勇士们,而是静静地看着并没有那么激动的四大部族的首领。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很明显头脑要比其他人冷静得多。泰泽国王对他们用很重语气再一次说:“所以我说其实我们已经没有选择,必须和欧福结盟。”

“但是即便结盟又怎么样?就凭我们和欧福能够抵挡埃拉西亚和那么多信教国吗?”特洛沙首领慢吞吞地用那种老年人特有的腔调和思路说。“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的。除此以外的唯一出路就是:我想如果我们归顺埃拉西亚,成为附属国,当然也要归顺教会。他们应该不会拒绝才是。这样我们自然可以不用和他们作战,只是以后必须对他们臣服而已…..”泰泽国王把声音有意无意地略为提高了点,保证每位部族首领都能够听到。

“不可能。”大殿中的咆哮声立刻大了十倍。

“绝对不可能。要我们臣服在那些比蜥蜴还愚蠢比龙蝇还恶心的教会猪脚下?”

“和那些猪一起跪拜在木头疙瘩前祈祷?不,我以我族祖先的名义起誓,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在沼泽之国中。”那些原本就容易激动的部落首领们被这个办法刺激得跳了起来。一时间大殿中全是愤怒的吼叫声。

一直没开口的蜥蜴人族长突然说:“如果泰塔利亚要归顺教会。那我会先带领我的族人们脱离泰塔利亚加入欧福。”他的声音和表情依然是蜥蜴人特有的缺乏温度和变化的冷漠,但是谁都看得出他绝对说得出做得到。既然教皇陛下已经说明了将要对付所有渎神的亚人类,那么即便是泰塔利亚投降了,他和他的族人很可能也是死路一条。

“这个方法确实是不行的….”特洛沙族长努力咳了咳嗽,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提高不被周围的怒吼声淹没。虽然他自己的清醒圆滑的头脑觉得表面上屈服一下其实也无所谓,但是他也清楚其他族长和自己的族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他站起来摆了摆手,让其他人安静了一点,对泰泽国王重新缓慢而用力地再问:“就算我们和欧福结盟,就能够比这个结果好点么?”

首领们都安静了下来,都看向国王等待着这个回答。

泰泽国王也沉默了一下,有意无意地向墙角又看了一眼,说:“我觉得,还是可以对他们有报有信心才是。”所有人的目光又随着去重新观摩了一遍那两具尸体。

那些容易激动的首领们又有点兴奋了。

其实这个会议几乎都是一直笼罩在一种异样的气氛中进行的。那两具尸体时刻提醒着在场的人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每个人心头都晃动着那个扔着曾经让他们胆战心惊的阴影之牌走出去的背影。这一点对于那些崇尚武力以及对阴影贤者又惧又怕的首领们尤其明显。

阴影贤者极少在人前露面,除了他认为有必要的人外,他也不会向任何人表示任何的好感。倒是一旦有人触怒他,那下场必定是惨不堪言。所以除了布朗国王那一派的王室中人将之视为神明供奉崇拜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是出于一种对神秘和魔法的畏惧而对他敬而远之。

现在这种对强者的畏惧已经转嫁到那个杀死他的人身上了,特别是当知道他是有可能与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上之时。虽然身为族长大家都要慎重考虑,但是作为一个战士,又有谁不愿意和这样一个男人有机会并肩作战呢?

“大家不要忘记,爱恩法斯特帝国那五千士兵千里奔袭,结果欧福连一个兽人都没有受伤就让那五千精英死得一个不剩。这不只是战斗力的体现,更说明了他们的谋略和手段。”泰泽国王适当地提起了这个典故。“爱恩法斯特帝国已经和欧福签订了和平盟约。卡伦多盆地的矮人们也一直和他们关系良好。他们的处境并不是一塌糊涂。毕竟在蛮荒高地上的战斗,兽人们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还有大家知道,教会猪们也并不都是狂热的狂信者。他们那些胆小懦弱的家伙当看到太多的血也会脚软,看到太多的尸体却换不来应得的利益的时候那些信仰虔诚无比的政客们立刻就会暂时忘记他们的天主,改用经济理智的思维。因为他们的天主并不会真的出现来给他们士兵,给他们金币。然后他们就会重新考虑这样的战争究竟还有没有必要继续下去。埃拉西亚真的敢把全国的兵力损失在蛮荒高地上么?他们敢不提防尼根?难道凯瑟琳那个婆娘希望她的寝宫被鹰身女妖们拿来做巢,希望牛头怪们冲进她的闺房里强暴她?”泰泽国王逐渐提高了声调,语音也越来越抑扬顿挫,眼光逐渐落到了那些容易激动的首领脸上。他原本丑陋滑稽的脸也变得生气勃勃,每一个五官都和声调配合着去带动听着他的话的人的情绪。“而教会呢?教会能够独自做什么?没有那么多信教国的支持,赛莱斯特还不就是一个连金币都不知道怎么去赚一个面包都不知道怎么做的白痴地方?光辉城堡里的牧师能够靠祈祷就祈祷出面包和金币么?所以最后马格努斯那个老头还不是只有收回他那因为老年痴呆才说出口的话,承认欧福,承认我们泰塔利亚。”

国王停了停,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才用充满了斗志和力量的语调说:“这不只是我们的危机,更是我们的良机,是让整个大陆见识到我们泰塔利亚的力量和勇气的机会。我们将在这个危机中站立起来,成为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王国。以后连埃拉西亚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骑士们也只要一提到湿地勇士的名字都会不寒而栗。”

“好。我代表整个付特族全力支持和欧福结盟。”一个脸上全绘着花纹的野蛮人族长大叫起来。“我愿意为伟大的湿地之国的崛起流出最后一滴热血。”

“对,我也支持。”其他族长也争先恐后地表达自己热血沸腾的支持。一时间大殿中的气氛高涨,连五大部族中的两个族长似乎都有点激动了。虽然他们清楚这些事情本不应该这样情绪化地决定,但是同为湿地之国的勇士,他们无法不激动。

何况即便是理智地分析下来,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可行了。也许赌一下也是值得的。特洛沙族族长叹了口气,在周围的族长的催促下终于最后一个表示了支持。于是,泰塔利亚和欧福的结盟提议就这样全数通过了。

离泰塔利亚王宫数十里远的地方,格鲁驾着双足飞龙带着一个年轻的人类正离开这个国家朝欧福飞去。结盟的具体事宜还是要等塞德洛斯来商议和执行。

“就这样离开您放心么?”年轻人问。“至少应该等到确定泰泽亲王已经完全掌握局势然后再……..”

“我相信他应该没问题。”格鲁淡淡说。

“哦。”年轻人不再说话了。

格鲁微微在心里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个很聪明很有能力的人。他就是欧福安排在泰塔利亚收集情报的密探。也就是他给格鲁写的那一大张报告。有了那些资料和塞德洛斯不止的计划,格鲁才完全掌握了泰塔利亚这个国家的情况,才能够抓住最重要的关键之处一击奏效。再加上有了泰泽的能力,这才可以在这样短的时间里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完成这样一件扭转了这个国家的局势和走向的大事。

拳头即便再有力,没有头脑也是枉然。

但是格鲁现在的表情没有丝毫的轻松,他的心思还挂在别处。因为他知道和自己在这边举重若轻的化繁为简比起来,埃拉西亚那边谈判斡旋虽然并不会打打杀杀,但是那没有丝毫血腥味的言语外交也许更艰难百倍,凶险千倍。

因为那边没有拳头,只有头脑。而没有拳头的头脑无疑是最危险的,因为也许有人会趁这个机会将之一下砍下来。

同一时间,埃拉西亚的皇宫中。

“欧福特使波鲁干大人大人晋见女皇陛下。”传令官原本在这个国家首屈一指的声音和口齿都因为这个有点可笑拗口的称号而别扭了些。

一个矮小的身影穿着一身似乎想尽量显得庄重华丽的服装迈着大步走上铺着红地毯的台阶。突然他踩中了自己拉在地上的披风,于是像个葫芦一样从上面扑腾扑腾地翻滚着摔了下来。

上海市第二康复医院怎么样
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临沂最好的妇科医院
雅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