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极品相师 012 大阪港口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8:23

极品相师 012 大阪港口

黄毛直到唐振东説出了你走吧,他还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唐振东既然松了手,他当然不会簇在这里等着人家打杀,黄毛往后一退,不过他跪在地上的时间太久,膝盖和大腿肌肉僵直的很,突然这猛的一退,立刻爬做了滚地葫芦,

在地上一滚,黄毛随即站起,扶着他的那些被打躺了一地的会中兄弟们离去,

“一会小心diǎn,他们还会來,这回估计就是要拿枪來的,一会你们看我眼色行事。”

唐振东的话,田建明和刘小光都不大相信,因为刚刚吃了瘪的黄毛看起來却像个小混混,不像是玩枪的,不过他们对唐振东的话虽然不大相信,但是却也能听进去他的话,况且小心无大错,

时间不长,果然像唐振东説的那样,黄毛真的带人回來了

极品相师  012 大阪港口

,而且还真带了枪,

“沒想到我又回來了吧。”黄毛把手中的手枪枪口一抬,指的是唐振东,在黄毛后面还有四只枪,两把柯尔特,两支16美制式步枪,手枪不説,就凭这两支16,完全可以在瞬间把唐振东等人打成筛子,

大概是刚才唐振东放了黄毛走,此刻黄毛沒忍心赶尽杀绝,最起码不是一來就开枪,此时紫荆花号的酒吧才开始渐渐兴旺起來,大家熟悉了船舱里的铺位,坐了一阵,实在是无聊,然后开始纷纷在游轮上寻找玩耍的地方,

黄毛进來的时候,酒吧里已经有了十几二十个人,有这么多人在,黄毛自然不能真的开枪,因为这船毕竟是他们的产业,开了枪影响的是自家收入,再説了黄毛也算不得住吉会在这船上的大哥,只不过是个喽啰,带來的这些人也不是他的手下,而是跟他一样的喽啰,是來给他撑场面的,

黄毛朝唐振东一指,“你,给我站起來。”

唐振东一看黄毛,笑了,“呵呵,有事。”

黄毛刚要回答,唐振东一拳朝黄毛的颈动脉打去,把黄毛一下子给打倒在地,接着唐振东脚踏太极步,动作极快,在瞬间就移动到了黄毛身后那四个持枪的人身边,拳**加,在短短的半个呼吸间,五人全部被放躺下,

在唐振东放躺下黄毛的同时,他大喝一声,“上。”

田建明和刘小光早就在蓄势待,只等唐振东的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如弹簧般迅弹起,紧跟在唐振东之后,朝那几个沒拿枪的人打去,

三人都是拳脚扎实的打架好手,只不过十几秒钟,这些人就被全部放躺下了,

唐振东拉过躺下的黄毛,拿起一瓶百威径直的倒在黄毛头上,黄毛这才苏醒过來,唐振东把黄毛还有他后面四个喽啰的枪都摆在茶几上,田建明和刘小光都是以枪法著称的,他两人一见枪就拔不下眼來,一人拿了把16,熟练的把枪卸下,然后装上,给一旁刚苏醒的黄毛看的一愣一愣的,

像田建明和刘小光这样的高手,拆枪是第一课,不会拆枪就无法了解枪的构造,不了解枪的构造,就沒法排除枪遇到的问題,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只相信自己,他们只相信自己组装起來的枪是毫无问題的,即使有问題,闭着眼睛也能把枪拆开,找出问題所在,

“説吧,你打算怎么办,我们兄弟手头紧的很。”唐振东一拍黄毛的脸,问道,

“别杀我,我给钱,给钱。”黄毛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美元,要递给唐振东,

唐振东一把推开黄毛的手,“你这钱只够我们吃几顿饭,我想带着我这两个兄弟找个能长期吃饭的地方。”

黄毛是个中国通,他在略微思考了一会就明白了唐振东的意思,“你是想入伙,加入我们住吉会。”

“我们兄弟在国内犯了案子,好不容易上了船,总要找个吃饭的地方,你看。”

黄毛一拍胸脯,“行,就凭你们几个的身手,一定会成为我们住吉会的骨干。”黄毛先説了大话,然后又怯懦的説了一句,“不过我在社团只不过是个小脚色,要不我先把你引见给我的大哥,也就是我们社团在大阪港的龙头老大清俊一郎。”

“行,那麻烦你了,我叫唐龙。”

唐振东向黄毛伸出了手,黄毛也伸手跟唐振东一握,“我叫山佐广野。”

黄毛山佐广野跟唐振东握了手,唐振东随即把武器都还给了山佐广野的几个兄弟,这边唐振东刚还了武器,那边酒吧入口就涌进來二十多个手拿各种武器的人,为的是一个身材健硕的汉子,“山佐君,怎么回事。”

“相原君,这是唐龙君,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山佐广野介绍了唐振东等人,那个叫相原的上下打量了唐振东好几眼,仿佛要看透唐振东的底细一般,

“山佐君,你等着跟清俊老大解释吧。”

相原抛下一句话,然后转身走了,

相原走后,山佐广野跟唐振东重新坐下,“我只不过是这艘船的一个级别比较高的保安而已,但是相原君却是这艘船的总保安,不过我却不受他管辖,因为我是住吉会总部派过來的,算是督察吧。”

唐振东也跟山佐广野介绍了自己等人在国内的恶名,当然这其中大部分是以田建明在京城枪战数千军警为蓝本,然后又加上了爆头哥等诸多江湖亡命徒的诸多事迹,穿插而成,反正要説出唐振东等人在国内凶名卓著,十恶不赦,这才到异国他乡讨生活,

山佐广野很认真的听了唐振东的话,他对唐振东等人的本领早就有了先入为主的认识,这又听了唐振东的话,山佐广野更感觉唐振东等人是个人才,正好是住吉会需要的人才,

“唐龙君,你放心,只要你入我住吉会,不论你以前干了什么违法的事,社团都能给你漂白,别忘了在我们日本,雅库扎是完全合法的存在。”

“哈,太好了,山佐君,我们就是听説这事,所以才巴巴赶來日本。”

“哈哈,好説,好説。”

山佐广野在见识了唐振东等人的手段后,也跟唐振东等人开始称兄道弟,仿佛刚才的事情不曾生过一样,

山佐广野请唐振东喝酒,唐振东沒事,山佐广野却喝的大醉,最后还是唐振东给山佐广野扶着到了一个长条沙上,他才跟紫菱和田建明三人一同退去,

“紫菱,我们已经顺利的打入了日本黑帮的内部,明天你到了大阪后,就立刻回返国内吧,黑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所在。”

“我不走,我想跟你一起去日本,咱们原先不是説好的要以稀土矿为进入日本的方式吗,你怎么会突然又打入黑帮内部。”

“我不是跟你説过吗,这次來日本会有一定的危险,因为我不通日语,所以希望你來然后帮帮我了解下基本的地名或者需要用到日语的地方,不过现在既然我有了途径,我还是不希望你以身涉险。”

“你來日本究竟要干什么。”

“我來报个小仇,不过却不知道仇人具体在哪里,所以才需要有个熟悉日本本地的黑帮帮我來寻找他们的踪迹。”

听了唐振东的话,紫菱diǎndiǎn头,“那你忙你的,我继续考察我的,咱们互不干涉行吗。”

“不行,刚刚你沒听山佐説的,日本黑社会是合法的,你來这里根本沒用化名,而我们几人都用的化名,他们要查入境人员很容易,而你即使跟我们分开,恐怕一旦事情败露,他们也会很快的追查到你,所以你必须回去。”

听到唐振东説的郑重,紫菱这才不多説,diǎndiǎn头,“那好,等到了大阪后,我直接买回程的船票。”

紫荆花号在大阪港靠岸,唐振东在陪紫菱买了回程的船票后,把她安排在钢口附近的宾馆,这才跟着山佐广野一起來到位于大阪港口旁边的一处集装箱站,

这处集装箱站是住吉会成员在大阪港口的一处集会diǎn,也是住吉会在大阪的一个堂口,

“报告老大,山佐领着他们到了。”

“让他们进來。”

虽然唐振东在外面也听到了里面的説话,但是由于人家説的是日语,他完全听不明白,不过山佐广野却是精通日中两国语言,他带着唐振东三人就进了仓库,

“山佐君,这就是你带过來的要加入我们住吉会的人。”

“嗨,清俊君,这三位就是我在紫荆花号上结实的中国好汉,他们三人个个身手高强,我看可以为我们住吉会效劳。”

“哼,我们住吉会什么时候允许这些阿猫阿狗的一起加入了,我们跟山口组不一样,山口组要的是数量,而我们住吉会要的却是质量。”

“嗨,清俊君,我完全赞同你的説法,而且这三人绝对是质量大大的。”

“是吗,那我倒要试试。”清俊一郎説完,手一挥,从仓库的集装货柜后就涌出了三四十个手持各种武器的雅库扎成员,

唐振东虽然听不懂山佐广野跟清俊一郎的话,但是他却是在时刻注意清俊一郎的动作,见他一挥手,唐振东马上低声对田建明和刘小光喝了一声,“动手。”

赣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赣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赣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赣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赣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