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菊韵】蚂蚁招亲(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2:18

二千多年前,西非蚁国的三公主已到待嫁之年。三公主不仅长得天姿国色,而且贤淑温顺,琴棋书画,女工诸事,无一不精。诸侯臣子莫不对她垂涎欲滴,番邦诸国也屡遣使者替王子求亲。蚁王、蚁后暗自商议:想俺西非泱泱大国,人才济济,兵强马壮,若把公主下嫁番帮小国,让人误以为我堂堂蚁国竟然干以亲换和的勾当,实在有伤大国颜面。再则,倘若嫁给番帮,山高水远,女儿吃啥苦,遭啥罪,谁知道啊!嫁于异帮是万万不可的。
蚁王虽然嫔妃如云,女儿成群,却膝下凄凉,已近晚年,尚未得一子,众女儿中唯三公主聪明伶俐,其他女儿百不及其一。国王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名为嫁女实为选帝,所以三女婚事,非同寻常,婚姻成败事关国运兴衰。
老两口商议完毕,即在万牲节(非洲蚊国每年五月初五都举行穴居昆虫盛会,要求与会者,身长不超过二厘米,体重不超过十克。因为国王是蚁国第一猛蚁,也只不过体长三厘米,体重十五克。)开幕式上,蚁太监宣诏:“奉天承运,蚊王诏曰,三公主贤淑端庄,博学貌美,年以及嫁,皇家婚事,关乎国运。今君臣共商,钦定:凡本朝六品以上,年纪一岁以上,三岁以下的未婚官员都可参加王家招亲。招亲比赛内容有:肌肉展示,才艺比拼,电视辩论。为了适应时代,顺乎民意,最后,以全蚁公决的形式选出国婿。钦此!”


一时间,蚁国锣鼓喧天,彩旗招展,通宵达旦的鞭炮礼花,把蚁国折腾的好不热闹。经过季前赛、季后赛、半决赛。有两位选手脱颖而出。一位是:千里一日王的三公子“生当人杰”下文简称“生”;另一位是:梅开二度王的大公子“死为鬼雄”下文简称“死”。列位请看,“生”生得,眉清目秀,骨丰肉满,气沉心定,内敛儒雅,轩昂的须眉间隐隐是透着一股抑郁风流。“死”长得:目如细缝,短髭细眉,神阴性邪,外柔内残,桀骜的嘴角上阴阴地藏着出几丝阴险狡诈。
肌肉展示,生明显占居上风。古人“三”为泛指,意为多多,才艺比拼,死和生相比犹如王奶奶比汪奶奶,差的不止是一星半滴,两蚁在才艺上根本就不是一档次的。正当大伙以为死败局已定,生定抱美蚁归时,奇迹就在绝处中重生了。
抱得美人归,江山得一半,这是国蚁心知肚明之事。死虽无安帮治国的雄才大略,但野心不凡,抱负不短,虽其父贵为王爷,一家过着锦衣玉食般的生活,但蚁王在上,常言道:“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触怒蚁颜,也会朝在天府,暮进地狱,只有成为蚁王,方可为所欲为。现在,自己一路过关斩将,离成功只有半步。若空手而回,之前所有努力都付之流水,岂能心甘。招亲之事,只有第一,没有第二,争得第二,得罪了第一,还不如倒数第一。事已至此,唯有绝地反击,方能转危为安。


半决赛结束后,死每天三更便起,到城堡外三十多里地的玫瑰园驮来第一滴玫瑰露供三公主沐浴餐饮。三公主看他远没有生风流倜傥,多才多艺,对他献殷勤不以为然,有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驮来的露汗倒不知为啥照用不误。死大喜。随从迷惑不解,死得意道:“这女人啊,只要不撵我走,我就有希望。如果不生厌了,大事就成了一半。女人从初一到十五,总有一天是心软日,混熟了,女人对异性的外貌就不注重了,你们想想,从古及今有几个美女是倒在俊男才子怀里的,只要多给俺些时日,必能大功告成。”从不理,到爱理不理,慢慢的三公主也偶尔主动跟死搭讪几句。三公主对死冰冷的态度,在死的黏乎劲中慢慢被地被转变了。死很会揣摸三公主的心理,凡事都顺着她意做,在三公主面前没有对错,三公主高兴便是真理。两三个月下来,死若来得晚些,三公主竟然有些不安。而此时生呢?偶尔上朝,也会来请安,来时规规矩矩,行君臣之礼,话治国之道。三公主觉得他不会讨自己欢欣,远没有死细腻有趣。

三个月以来,死啥事也不问,每天除了给三公主驮水,就是陪她打浑斗趣,把矜持的三公主逗得乐开了花。从小到大,太傅磨破嘴皮灌输的“三纲五常”,“男女授守不亲”等条条框框被死的谄媚冲得个稀巴烂。好些时候,随从看到堂堂大公子天天驮水,实觉掉架。跟着这样的主,连奴才都觉得脸上无光,随从抢着要去驮水。死大怒:“竖子不足于谋!你们这样岂不误我大事,为了江山,我驮几日水算什么,你们要紧的是,到处宣传,把我对三公主如何仰慕,把我的苦通过你们的嘴说出去,才是你们该做的事。”
时刚进秋,死为三公主披星戴月驮水之事,已传遍西非蚁国的大街小巷。蚁国不少女蚁被感动不能自己。死竟成了女蚁心中爱的偶像,王公大臣对死的举动赞许有加,连蚁王蚁后也为死的执着窃喜。


话说蚁国电视辩论在即,生走南闯北,遍察蚁国的民生国情,苦求治国良方。而死依旧在宫内厮混,三公主见他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有些着急:“你好歹准备一些,全体蚁民投票,万一你落选了,我们都生米煮成熟饭了,我该咋办啊?。”“不急,不急,我知道蚁们想要什么,届时,我就专捡蚁民们爱听的说,好糊弄,准没事。”死胸有成竹说道。话说回来,现在三公主已是自己人了,即使公决时斗不过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三公主寻死觅活一闹,一个王家在自己家园里,难道还有干不成的事?死暗喜。
大选那天,天地动容,极其缺水的西非蚁国竟然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小雨,把沙子洗涮得像刚淬了火的金子。大选前下雨,如天降祥瑞,蚁民们欣喜若狂,一大早就聚在万牲广场。八点刚过,鼓乐喧天,威武的蚁仗队后,蚁王蚁后和三公主坐在用玫瑰花瓣装饰而成的花车。三公主经过一番打扮后,更是娇艳无比,看得男蚁目若呆鹅。片刻寂静后,蚁民们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欢呼。蚁王作了一翻简短而又庄重的演说,生死辩论便展开了。先登台演讲的是生,生表情凝重,道出蚁国发展的种种困难,唯有全体蚁民精诚团结,克勤克俭,才能共度时艰。没有豪言壮语,更没有任何承诺。爱的表白中,生希望三公主,以天下苍生为已任,仿效先贤,做千万蚁民之楷模。生的演讲犹如给沉浸在狂喜的蚁们泼了一瓢冷水。有些夷族的蚁们当场就发难:“选你是为了跟在你后面过好日子,看你把蚁国的未来描绘的跟沙尘暴似的,哪里凉快到哪里歇歇吧。”
死上台后,一改生的沉郁之风,慷慨激昂,热情洋溢,说到动情之处,或声泪俱下,或眉飞色舞,未来的蚁国给他描绘成鲜花铺为地,霓裳为云的天堂,蚁们在末来的天堂里,可以蚁尽其欲,蚁享天年。在蚁的煽情演说中,万牲广场沸腾了,广场上时不时地迸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连个蚁王蚁后老眼湿润了,三公主更是顾不得礼仪,冲上台去和死紧紧的搂抱在一起。那天,万牲广场 燃烧,死也顺理成章地成为王家的乘龙快婿。


死和三公主新婚燕尔,颠鸾倒凤,好不快活。死精于三教九流之术,把三公主带到一个她从未感知过的新天地,风流快活自不在话下,撇下不谈。死是个不单有心计,而且是一个记仇心很强的蚁。想想当日为讨三公主欢喜,三个多月一天不落地去驮水,现在想来的确汗颜。现如今,自己有权有势,身边溜须拍马之人多了去了,只要自己递个眼色,自然有人会收拾他。
半年后,生被贬蚁国南部一个荒蛮小县,担任一个九品闲职,身边竟然无一个差遣之蚁。县令是个奸佞之徒,知他与当朝驸马有旧怨,为了讨好驸马爷,对生常常横生枝节,连生的俸禄也常常克扣,苦得生只好自己开荒种地。生出身在官宦之家,何时搞过这些营生,老是饥一顿,饱一顿地打发时日。想想自己忠君爱民,满腹经纶,竟然混到这个地步。当地蛮语生一个字都听不懂,落在这荒滩蛮地,空有济世之才,却无报国之门,父母远在千里,尽孝谈不上不说,还让双亲提心吊胆。生越想越悲苦,整天抑郁寡欢,走个道也像丢了魂似的,一日沙尘暴肆虐,他竟然立于野外,不躲不避,顷刻间,一代英才就这样埋没于黄沙。


话说死和三公主婚后半年,蚊王蚁后便相继去世。死便继任了王位,大权在握,所有的顾忌都烟消云散了。虽然三公主美貌如旧,可日久生厌,死哪能有这个耐心把自己的情欲倾注在一蚁之身。继任一月后,便广发皇榜,在全国开展一场声势浩大的选妃运动。不几日,三千佳丽就收于宫中,日日笙歌,夜夜纸醉,把整个皇宫搞得乌烟瘴气的。治国理政更无从谈起,三公主空守一个名份,孤灯常夜,落寞天明。


弹指一挥间,五百多年过去了。生的鬼魂魄终年游离于苦情海,离恨天,饱受人间雨露滋润,竟然修得人形,其悲情感动天庭,被玉帝册封为一闲神。死虽在蚁类为帝,但万物归宗,终究是脱不了三界的,蚁帝也是帝,天庭是备录在案的,死后自然上天成仙,死在天庭也谋得一职。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因招亲引起的恩怨,在漫漫的岁月长河中,又算得了什么呢?!两仙作揖让坐,攀谈起来。
“死兄,有一事不明,几百年来我一直沉郁在心,还望老兄不吝赐教。”到底还是生城府浅,忍不住先开口了。
“贤弟不必客气,但问无妨。”
“老兄啊,当年电视辩论中,你怎么胆那么大,啥都敢承诺?”
“哈哈,老弟我说你嫩了吧,吹牛又不上税。”
“你不怕事后蚁男蚁女要求你兑现承诺啊?!”
“老弟啊,老弟,你不止是嫩,而且还迂腐透顶,关键时候,不怕做不到,而是怕想不到,非常时期哪是胆大胆小的事,压根就不该有胆。一统蚁类,大权在握,不是蚁们找你要兑现,而是他们在你手指下讨活路。迂腐啊!迂腐啊!早知你是这样水准的对手,我以前何苦天天去驮水,哈哈哈!”听了死的一番宏论,生若有所思,好像啥也明白了,又好像啥也不明白。看着生迷惑的样子,死笑道:“就你这道行,我俩再争十回,你也只有落个输得精光的命。不要以为识几个字,有付热心肠就管用了。念在我俩缘深,今天就让你明白个透。”说罢解怀剖腹。生愕然,见死腹内只有一大胃,一肠,其他啥也没有。
“老兄你的心,你的肺,你的肝,你的胆呢?”
“我操,非要逼本仙说脏话。纵观蚁类,凡成大事者,除了饮食之用的器官外,所有的器官都是一种多余……哈哈!”生毕竟已成仙,加之早有慧根,稍愣神,便明了了。生死两仙,心神意会,大笑几声,执手驾云离去,从此不知所踪。

共 9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瘦马小说《蚂蚁招亲》是以童话形式写成的,构架合理,耐人寻味。二千多年前的非洲蚂蚁国三公主待嫁,蚁王在万圣节上颁诏在全国选婿。经过三季选拔,两位胜出:千里一日王的三公子“生当人杰”下文简称“生”;另一位是:梅开二度王的大公子“死为鬼雄”下文简称“死”。“生”眉清目秀,骨丰肉满,气沉心定,内敛儒雅;“死”目如细缝,短髭细眉,神阴性邪,外柔内残。但生道出蚁国发展的种种困难,唯有全体蚁民精诚团结,克勤克俭,才能共度时艰。没有豪言壮语,更没有任何承诺。爱的表白中,生希望三公主,以天下苍生为已任,仿效先贤,做千万蚁民之楷模。死慷慨激昂,热情洋溢,在蚁的煽情演说中,万牲广场沸腾了,死也顺理成章地成为王家的乘龙快婿。生被贬蚁国南部一个荒蛮小县,一日沙尘暴肆虐,生就这样埋没于黄沙。死后来继承了王位,荒淫无道,死与生在五百年后于天庭相遇,说出了一番得胜之道,蚁类,除了饮食器官之外,其他都多余,弃之可成就大业。文章寓意深刻,引人思考,虽为童话,亦为红尘解说。学习欣赏了!【编辑 远近】
1 楼 文友: 2019-04-01 15:01:18 蚂蚁虽小,设备俱全,招亲有道,夺冠非勤。不啻于人间,但是正能量宣传的有点虚弱。构思非常好。感谢赐稿菊韵,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4-01 16:10:29 谢谢主编的编辑和精彩的点评,辛苦了。您对我的表扬,是对我练习写作的鼓励,指出我写作的不足,以后我定当倍加注意。
2 楼 文友: 2019-04-01 15: 6: 有味道的一篇文章。用不多的笔墨,折射一个大道理,虽是童话却喻意非浅。好文章,欣赏拜读了。 馨蕊英华步冷穹, 清魂洁魄傲芳丛。 宁由朔雪侵三世, 不向东君乞柳风!
回复2 楼 文友: 2019-04-01 16:15:4 谢谢社长的惠评和鼓励,敬茶。
 楼 文友: 2019-04-01 16:41:49 瘦马老师的小说意蕴深厚,虽说是童话,讲的却是现实中的道理。构思很巧妙,但在某些方面再进行一下雕琢就更好了。故事中的时间是2000多年前,地点是西非,可他们却习的是中华文化和礼仪,很多画面又截取了当代中国的缩影,虽说是童话,但我感觉也应遵循一定的逻辑。大胆谏言,说错勿怪。 诗骑人生
回复  楼 文友: 2019-04-01 17:26:0 谢谢老师关注和精彩点评。您指出小说中的不足,让我茅塞顿开,衷心地谢谢您的帮助。
4 楼 文友: 2019-04-01 21: 9:28 蚂蚁很有本事
回复4 楼 文友: 2019-04-06 05: 9:48 谢谢关注。远大医药立可安功效与作用
一岁半小孩便秘怎么办
重度尿失禁怎么护理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