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加冕为王 第0256章 未亡人

发布时间:2019-12-04 14:39:06

加冕为王 第0256章 未亡人

盖伊也看清了来人的面孔,是那个被杀死的圣骑士,他还活着,并没有死,他满脑子全是自己的孩子和妻子的安危,伸手满是鲜血的手掌抓住赛博坦的手臂。“快点,教廷的人在追杀赛琳娜,我的妻子带走了她们……”

赛博坦没想到教廷的行动会如此之快,竟然赶在了他的前面,地上的盖伊已经失去了动静,他立刻跑到了后门追了出去。

米兰达唯一能够求助的对象只有盖伊的好友和同僚桑尼,带着三个孩子到了当地两名治安官办公的地方。“桑尼,快点,盖伊出事了,你的救救他。”

桑尼打开了门,看到了门口的米兰达和三个孩子。“发生了什么?”

“有人要杀盖伊,快点。”米兰达拉着桑尼,想要回去,桑尼看到了黑暗中闪动的人影。“快点,进来,先躲起来。”

将米兰达和孩子们安排在地窖中,桑尼出了门,骑上马,那些黑影已经赶了上来,他看清楚了,是那些圣骑士们,这意味着是那些圣骑士们刺杀盖伊,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这些家伙会杀人,其中一名圣骑士的身上沾满了鲜血,那是盖伊的鲜血,盖伊一定已经遭毒手。

定了定神,桑尼疑惑道:“圣骑士们,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在找人,治安官先生,你一定看到了。”圣骑士头领认为这名治安官一定知情,他的目光阴冷,想要动手。

桑尼从马上跳了下来,压抑着内心的恐惧。“有人说他们的牛棚受到了野兽袭击,我得去瞧瞧,你知道的,镇子上这种小事都得我们解决。”他的目光注视着沾满鲜血的圣骑士。“你们身上的血是哪里来的?”

圣骑士头领认为对方不知情,这才放弃了杀人的念头,解释说道:“我们也受到了野兽袭击,真是一场灾难。”

“镇子上经常会有野兽出没,你们晚上最好别出来乱走。”桑尼镇定自若。“对了,你们刚才说在找人,怎么回事?”

“哦,是我们的一名同伴丢了,我们得找回来。”圣骑士头领撒了个谎。

“需不需要我帮忙?”桑尼问道。

“不用了,我们自己能够解决的。”圣骑士头领带着他的人迅速从这里离开,消失在黑夜中。

桑尼长舒了一口气,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屋内,打开地窖。“米兰达,你们得快点离开,不能呆在这里。”

米兰达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她的脑子一片混乱。

“去达瑞斯城,詹妮弗在那里,你知道她父母的家在那里,她会接待你的。”桑尼出了个好主意。“盖伊的事情我会解决,到时候我会给你回信的,快点,带着孩子们,我来安排马车。”

詹妮弗是桑尼的妻子,最近才闹了别扭,去了她父母那里,桑尼为米兰达找来合身的衣服,出门骑上马,带着两个孩子,米兰达则独自带着一名孩子。

到了当地的车行,深夜的车行早已经关门,桑尼砸开了门,租用了一辆马车送米兰达离开。

回到家中,桑尼在家中发现了几名圣骑士,他们重新回来了,他定了定神,显得相当镇定。“看起来你们没有找到自己的同伴,是想让我帮忙?”

圣骑士头领将米兰达换下来的衣服丢在了地上。“告诉我,她们去了哪里,否则你的伙伴就是你的下场。”

事情露馅了,桑尼按着腰侧的剑锋。“就算我放走了米兰达,你们也没有理由杀我,治安厅与教廷只是合作关系而已,而且你们闯进了我的房间,我有理由随时杀了你们。”

圣骑士头领的速度相当快,剑锋划过了桑尼的肩膀,一条手臂被砍了下来,治安官痛苦嚎叫起来。“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我要控告你们。”

一名圣骑士上前将倒在地上的治安官提了起来,圣骑士头领愤怒道:“别考验我的耐心,告诉我,她们去了哪里?”

他的一只手捏着治安官的裆部,剧痛让治安官惨叫,残酷的折磨没有人能够受得了,尤其是被人捏住了私*部。

赛博坦焦急追赶,终于看到了那些圣骑士的踪影,他们骑马离开,不过并没有看见赛琳娜的踪影,等到圣骑士们离开,他冲了上去,走进了屋子里面,看到了凄惨的治安官。

将治安官抱起来,他的裆部鲜血淋淋,两条胳膊都被砍了下来,奄奄一息,赛博坦急道:“快点告诉我,赛琳娜去了哪里?”

桑尼看到了圣骑士,他认得圣骑士,教廷的通缉犯,现在他相当清楚教廷和这名被教廷通缉的圣骑士这才是恶魔,发出微弱的声音。“达瑞斯,他们去了达瑞斯……”

达瑞斯城,赛博坦将闭上眼睛的治安官放下,出了门,赛博坦立刻找到自己的马匹前往达瑞斯城。

战争是残酷的,铁锤隆多的鲜血部族兽人战士们展示了强大的实力,战事几乎是一边倒,由于各地新的军方大佬才上任,而多年的沉寂让军方的士兵缺乏战争经验,因此面对攻城的兽人大军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突然开启的战争也让目前你军方的最高首领桑托斯陷入了新的麻烦之中,国王要求军方要迅速解决战事,桑托斯原本沉寂在清剿地下世界的计划中,但现在相比地下世界,最棘手的是那些突然出现的鲜血部族兽人军队。

“怎么会这样,那些家伙从哪里来的,鲜血部族的兽人难道不是已经灭绝了么。”桑托斯焦躁的像是一只发情的公牛,在房间内来回踱步,满头大汗,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让他感到棘手。

塔克小声说道:“鲜血部族的兽人可没有灭绝,那些愚蠢的大个子们听说都听命于安瑞达,难道是安瑞达决定站在埃德加一边,他们之间达成了协议,已经联盟了?”

安瑞达失去了对鲜血部族的控制,那天提前离席的埃德加还有桑托斯,以及塔克和纳斯里都不知情。

桑托斯痛苦的抱着脑袋。“我要跟安瑞达谈谈,这个愚蠢的家伙,他不配成为了神秘组织的首领,不配……”

不过在这之前桑托斯已经没有精力去对付地下世界,他得将更多的兵力调往发生战争的地方。“塔克,你会站在我这一边对吧。”

塔克现在有一些犹豫了,作为巫师协会的首领,塔克帮助桑托斯希望能够得到好处,现在安瑞达也站在了埃德加一边,他就得考虑一下得到和风险是不是成正比。

沉默的塔克让桑托斯几乎崩溃,愤怒吼道:“我会去找安瑞达要一个说法。”

黑暗宫殿内某个小屋内,这一次并非所有人全部到场,只有桑托斯和安瑞达两人,你桑托斯咆哮。“安瑞达,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助埃德加那个蠢货,作为神秘组织的首领,难道你不应该保持中立吗。”

安瑞达莫名其妙,他对于兽人攻击王国城市的事情一无所知,因为他的注意力现在全部都在那名对教廷产生严重威胁的圣骑士身上。“桑托斯,你在说什么

,你和埃德加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插手,两个蠢货。”

桑托斯一愣,狞笑道:“鲜血部族的兽人在你手上,而你用鲜血部族的兽人攻击王国的城市,安瑞达,我不是傻子,如果你打算站在埃德加一边,那就痛快点,我们来做个了断。”他拔出了自己的剑锋,打算决斗。

安瑞达吃了一惊。“什么,鲜血部族的兽人离开了火焰平原?”

“别装傻,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桑托斯怒吼,他手中的剑锋闪烁着幽暗光芒,阴戾的叫声遍布房间。

安瑞达的身体燃烧着熊熊火焰,穿透了那些幽暗光芒和阴戾叫声,头顶的皇冠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压制一切,走到了桑托斯面前,手掌捏住了桑托斯的脖子,将桑托斯重重摔在了地上。“蠢货,如果你还有理智,就安静点听我解释,而不是在这里大吼大叫。”

比起教皇安瑞达,桑托斯的实力太过于弱小,从地上爬起来,桑托斯面色惊恐。“难道不是你?”

“那个该死的圣骑士杀死了鲜血部族兽人的首领萨满祭司,所以我失去了鲜血部族的控制,现在他们应该受制于那名圣骑士,只不过我想不明白,他是如何控制那些愚蠢的鲜血部族兽人的。”安瑞达声音冰冷,他误以为赛博坦控制了那些兽人。

桑托斯现在反而放松了很多,有些抱歉道:“安瑞达,我为刚才的鲁莽行为向你道歉,你可以惩罚我。”

安瑞达摆摆手。“要想解决这场灾难,必须尽快解决那名该死的圣骑士,我会想办法的,至于那些鲜血部族的兽人只能由你来应付。”

如果兽人跟安瑞达没有关系,那么意味着安瑞达与埃德加并没有合作,这才是桑托斯最为关心的,那么这只是一个意外,只要安瑞达解决了那个圣骑士,一切就都会回到正轨上,不过在圣骑士没死之前,他依然要为对付强大的兽人军队而忙碌。

同样,安瑞达并没有帮助埃德加,桑托斯可以让塔克继续帮助自己,塔克的巫师协会可以将相当强大的巫师派往前线,为战争效力。

长泰县医院怎么样
枣庄矿业集团滕南医院
福州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