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网传山西省繁峙县云雾峪煤焦管理站非法敛财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14:39:44

传山西省繁峙县云雾峪煤焦管理站非法敛财创新招

山西省云雾峪煤焦管理站作为晋煤外运的主要检查站之一,肩负着为国家征收煤炭税款的光荣使命,但是,长期以来该站管理混乱,站内工作人员与一些社会闲杂人员相互勾结,共同导演的收黑钱、放黑车丑闻频频被暴光,可是不管社会的舆论压力多大,这类违法行为依

山西省云雾峪煤焦管理站作为晋煤外运的主要检查站之一,肩负着为国家征收煤炭税款的光荣使命,但是,长期以来该站管理混乱,站内工作人员与一些社会闲杂人员相互勾结,共同导演的收黑钱、放黑车丑闻频频被暴光,可是不管社会的舆论压力多大,这类违法行为仍然没有得到有效地扼制。唯一有所改变的也许就是他们操作的方式方法上的与时俱进吧。现任站长马相全上任时曾对媒体的一些朋友信誓旦旦的保证到,在他当任站长期间,只要发现站内工作人员收黑钱的现象,他就引咎辞职。可是口号喊得再怎么响亮,结果还是涛声依旧。

知情人性内幕敛财由无票到有票

2012年6月5日,来到了山西省繁峙县,见到了爆料人安某。安某告知,云雾峪煤检站现在收黑钱有了新的方式。他们现在不是单纯的向一些有小问题的车辆收钱放行的事情了。大家都知道,现在有一些煤场的煤,或一些基建矿井的煤在销售的过程中是没有手续的。主要来源于山西省的朔州地区、陕西、内蒙等地的煤。可是这些煤要顺利的运出山西到河北,只要把云雾峪煤检站搞定就可以了。云雾峪煤检站整体调控,用一些被称为送车人的社会闲散人员,回收一些未用的煤检票(有的煤已办理了出省票,可是未出省就销售了)。或干脆就是假票,来为这些本不具有销售条件的煤提供了合法的外衣,而把本应是国家收取的税收纳入了个人的腰包,谋取巨额利润。

深入调查爆料得以证实

2012年6月5日晚上10点钟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繁峙县大营村,路上的拉煤车络绎不绝,可是有一个细节也引发了的关注,那就是在几个加油战的附近总是停留着7八个拉煤的大车,知情人告知这些车都是等待买票的大车。下车来到了车号为冀F3068和冀F00053车前,向司机问道:是否是要过云雾峪煤检站的票?司机回答道:已有人联系好了,一会就送过来了。又问道:你们买的票多少钱?司机说道:1800元。又陆续的记录了20多个车牌号。然后就这样在不远处静静的守候着这些大车。从凌点到清晨3点半,这些大车也没有甚么大的动作,只是遵循着一个有序的规律那就是,每一个停车点的大车不能聚集太多,最多不能超过8辆。并且停放必须要有序,不知道内幕的人是根本不会看出有甚么问题的。都以为是过夜休息的车队。随着需要停放的数量增多,前面的车就得有序地向前开动,另外找到一个停放的地方。清晨3点40分看到有一辆白色的两厢福特轿车直接绕过加油站驶向停在加油站的两辆拉煤车旁边。知情人告知开此车的人是在煤检站上班的陈建柱。此人就是给大车送票的。知情人话音刚落,就看到随着白色福特轿车的离去,大车就开始启动了。知情人告诉,这些车开始过煤检站了,快通知另外一队在煤检站口上拦截。要想知道具体的交易是如何构成的,只要向司机了解就可以了。随着这些大车驶向了云雾峪煤检站。可是就在的车启动后不久,看到后面竟然有个黑色的小轿车在跟踪的车。知情人告知这些也是煤检站的人,他们只要在路上发现有陌生的车,都会去跟踪排查,看看是不是或者是纪委部门。如果一有情况,他们就会停止违法行为。随后借助大车甩开了后面跟踪的小车。来到云雾峪煤检站,看到这些买来票的拉煤车和自带票的拉煤车相互交差。却井然有序的都通过了云雾峪煤检站。

为了防止惊动煤检站安插的眼线,又驱车向前和这些大车行驶了将近10公里。在此处,前后拦停了车牌号为晋B71*77、蒙J18*68、陕K6*069、冀FU0*22拉煤的大车。向这些大车的司机了解情况后得知,他们都是从山西省朔州拉的煤,要去河北。由于这些煤没有手续,只能是联系送车的人买票。晋B71*77的司机花了1800元,其余的花了1750元。并且司机告诉,买来的票显示的是内蒙的票,过煤检站的时候就被收回去了。还有的交了钱,都没见过票。

煤检人员现身爆料违规细节

2012年6月6日凌晨5点30分就在准备继续对别的车辆进行核实情况时,1辆灰色的越野商务车驶向了。从这车上下来两个人,拦住不让继续采访。还说如果要了解情况可以回煤检站了解,就这样这位姓高的煤检站工作人员把拉到车上,返回煤检站。途中这位姓高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叫高迎伟,和他开车来的是云雾峪煤检站的值班主任叫李新德。其实之前他们就发现了在采访,只是那个时候所放行的拉煤车已经过了煤检站,在那个时候即便想停也是停不下的。所以只能是继续放行。问道:你们所收的钱,站长是怎么进行分配的?高迎伟告诉:那是带班班长的事,是班长给他分,不是他给班长分。

班长出面调和再度深化细节

2012年6月6日清晨6时,在高迎伟的带领下,来到了云雾峪煤检站见到了带班班长。表明要去煤检站的验票窗口核对一下所采访的拉煤车和拉煤车所提供的票是不是符合,要求被拒绝。朱班长表示,大家都是朋友,你们也累了1晚上了,事实情况就是这样的,我们不承认也是假的。站上领导都在旧站办公,可以先到那休息一下,有甚么事情都好说。随即朱班长又把拦到车上,告知跟上前面的尾号为700的白色福特轿车。问道:前面的这个白车是谁的车?朱班长告知是煤检站小陈的车。

在去往云雾峪就煤检站的途中,向朱班长了解全部操作的流程情况是怎样的。朱班长告诉,他们的班上总共是有33个人,验票口有3个,对1晚上要放走多少辆没有出省票的车,只有在下班后,班内成员统计后,才会告知他。现在的票一张是收的1750到1800元,真票回收是700元的成本,虽然也有假票,但是对假票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必须做到足以以假乱真的程度才行。站上规定的一个原则是不能变的,那就是不管真票还是假票必须得有票。随后又问道:这样的操作思路是否是站长给大家出的思路呀?朱班长回答:领导是不会给下面的员工想这些问题的,是我们自己揣摩的。你想那个领导愿意担这呀?又问道:你们的这个钱是怎样分配的?朱班长岔开了话题。

2012年6月6日凌晨6点40分,来到云雾峪旧煤检站马相全站长办公室了解情况,却没能见到马站长。相反的态度却是朱班长、高英伟、陈建中的极力挽留,表明让不要走,他们会给一个满意的结果。随后以有别的要事为由,离开了云雾峪煤检站。

手记:

据悉,山西省繁峙县云雾峪煤检站每天过往的运煤车辆有不计其数辆,一辆拉黑煤的大车买一张票按1750元计算,本钱花去700元,一张票的利润按1000元算,我们可以计算一下,如果每天过几百辆黑煤车,那末每天就有多少属于国家的税款流入个人手中。

山西省云雾峪煤焦管理站作为晋煤外运的主要检查站之一,肩负着为国家征收煤炭税款的光荣使命,却把手中的这项权利发挥的淋漓尽致,中饱私囊,据国家税收为己有。这类违法行为,我们更希望它只是个人的行动,可是需要那么多的环节和流程,环环相扣才能完成的一项工程。我们更不相信只是作为一个带班班长就能运作完成的。作为媒体部门都能够轻松找到他们违法的证据,我们更不相信作为煤检站的站长会不清楚,不知道。关于云雾峪煤检站的违法行为,本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来源:《赤子》杂志社

(:冷得像风)

月经不调而且腰酸疼
子宫内膜炎症状及治疗
月经延长后期有异味
妇科千金片说明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